李简玟

拍照真麻烦。

今天什么事都不想干 的确也没干什么 视频是别人剪辑的 软件是别人下的 聚会没搞好 作业没做 复习没复 脚本没想 步没跑 现在连牙也没刷
倒也还记得吃饭
这是颓废又积极了嘛?
我说想学老男人的颓废
但这不太是
没有了礼貌 也不能发“您”的做作 但也不想拉下脸皮说些没平时脾性的东西
这不是我 也不是老男人的颓废
立下多少毒誓来着 如果真的毒 也不知道节寿多少年来着吧
和绿姨视频聊天 说想和她喝酒 她说心疼我
好感谢平时揍我的她说心疼她
大家都不会安慰人 所以她叫我好好休息 我知道为难她的
你知道她平时都是狂屌我的
心疼绿姨
心疼自己
也想打死自己
我刚刚介绍游戏给别人 我觉得适合她 你知道的 她都是文艺知性的她 她应该会喜欢那种细腻的知性的不太像游戏的游戏
你知道的 这个游戏 我玩过 实在太好玩了
原来是个特别的人 她说不了
所以是不是有点太过自大了
原来还有的是不是应该的
原来还有的是你其实并不或者是还没有了解
这是特别又特别的
并没有跟你想的一样

喂 我现在不想去研究什么镜头分镜头 4213 em g g7 什么十圈八圈
喂 我现在想去好好睡个觉
喂 但我睡不着了已经

要抽一包纸巾 不知道还有多少氧气

要不要打一个蓝色的呼噜?

很喜欢秋天但今年好像没有很舒服的感觉一直在惶恐吧
凉凉的感觉本来很舒服
好像既在惶恐又在渴望 那种什么 那种苟延残喘

刚刚再去看我爸 一出医院电梯那边就看到他站在那里 和他的朋友笑眯眯
病服里拱着的大肚子
叫我和我妈先去病服 然后一直笑眯眯
我想了很久 好像一年都没有几次看到他这么笑眯眯
对我们
不过看他这么精神也好
接着回来了 我问他你还好吗
他说现在还不知道
我问你什么时候出院
他说现在还不知道好不好怎么出院
笑眯眯地说 我看着他笑眯眯说着他并不好

总觉得血缘真的是一种偏执的东西
不 不是说它那种什么灵异的心灵感应
而是说它从上到下一直传递的精神?
不也不能说血缘是 偏执 是我们都偏执
所以它并没有任何相吸的感受吧
比如说是我爸不会因为我妈每天骂他 而不去抽烟而不去玩而不去不喝水
就算现在他确实也在喝水喝我们煮的难喝的汤 这只是一瞬
比如说他不会因为自己血压高肾里面的石头去吃些清淡的东西 当然虽然他现在确实在吃
这是不得不 我从来对他有信心他就是这样的人
例如说是我妈从来不会因为我跟她说不要乱穿马路而不去穿 看到红灯就兴奋
例如说她也从来不会记住我教她什么 那条路有多近有多好走那个软件到底怎么用 那个保温盒烂了
她依然潇洒的是走着她走来走去的路玩着软件时候不懂很多问很多遍拿着滴着满路汤的盒子到处走 也是很潇洒 她就是这样的人
或者也像我 我穿了我妈叫我不要穿的短裤穿了我妈叫我不要穿的人字拖吃了很多我妈说没有益处的垃圾喝了很多她根本不知道的多少酒
或者是我妈要我动作快一些但现在我还是懒散得不得了 可以懒到去死 不想张口和我妈认识的朋友打招呼 不想停下一直走来的步子等我妈和她的朋友打招呼 我也很清楚我就是这样无礼又不认错的人
但本来我以为我懒得出声 看到我妈看到红灯眼红不是斑马线乱闯还是忍不住喝了一声
所以说血缘 不 什么呢 我们吗?你我他?真的蛮好玩 相斥又不太是相吸又不可能
这么过来这么去

想起了her这个电影 斯嘉丽迷人的声音 莫名其妙地想起 大概是这个秋天有点适合 又或者是现在懒散情话又很多

我喜欢你的文字,你的照片,你的声音,你的一切,还有一句我爱你 ​​。

呀今天是一中的89岁
所以穿着它的外套去吃了个煲仔饭
好吧好像没多大关联
煲仔饭一般般吧窝蛋变熟蛋
还是喜欢吃一中的滑蛋饭我特有的不要葱六成熟
好吧好像又是没什么关联
昨晚看日食记
好馋
听姜老刀的电台
想起了留宿的时候和远方倩怡他们晚上听着电台然后睡着了觉
电台要用手机播
倩怡还没换手机的时候
那台旧手机很好笑
要把手机放在地上才能接受信号

我说过我拍一中很美
是啊比那个垃圾摄影大赛的照片都好看
我今天翻了翻出来
包括厕所也都好看

没回去
我觉得远方说的不错还是人的问题
她们也都没回去
回去触景伤情没啥意思

今天本来想裹着一中大衣去吃的
但有点太热
我还是喜欢那个大衣
比较帅
想想到再冷点吧
我就裹上它满处窜

突然连2048也玩不下去
大概很糟糕就是在台下看着别人在说自己的摄影
当然 对于我来说是“拍照”
这可能大概是体内藏着只好胜的妖怪
嘿 我被刷下来了
这很好玩
我在看着
她们说什么冷暖色调 三分构图法 有抒情的有理论的
fine 我不服
无论怎么样
大概是关于偏拗的性格
就像现在有点绑架地叫你开电筒摇手
我不想
并不好听
为什么要鼓掌?
就像现在有相机照着我 我就没有摇呀
明明不好听呀
我知道这样好像不太好
不知道是不是妒忌
应该不是 我不觉得有多好听拍的有多好吧
还是执拗
这种是不服气吧……
主持人说“台下的女同学一脸迷恋”
what?!这五音不全真心爱你
形式主义要不要这么足?
好吧因为你是信科 因为你拍的是学校
执拗 体内那个妖怪相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