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拍照真麻烦。

好久不见。
想不到回来的一开始 原来要绑定手机了
我昨天和今天都现在这个时候听歌
我昨天的前天 前天的大前天 大前天的大前天
都睡不着
我现在一直循环 the weeknd 的 wasted times
但没有按单曲循环
我是在它快结束的时候又把它拖回原点
这也是循环吧
像我 昨天的前天 前天的大前天 大前天的大前天 都睡不着 一样
每天都在原点徘徊
虽然很不想承认
我的起点是原点 也是终点
那句 catching fee-fee-fee
那句 i dont wanna wake up
美妙得不像人话
多赖于它那么消极 那么绝望
我昨天在听薛之谦的 肆无忌惮
我第一次觉得薛之谦真的是个歌手 而不是个戏子
你知道的 我很讨厌戏子的
我突然觉得薛之谦应该要感谢自己有这样的经历
沉淀下来的不是浮华 也不是扯得夸张的笑脸
当然我也并不是喜欢他
我喜欢的是他的 肆无忌惮
不能说什么
我想到郭顶
那时候我拼命循环的水星记 和 保留
也生动得不像话
像自己活在那两首歌里面
我在明明没有经历但是伤春悲秋
林黛玉比我好一点
不过 我比林黛玉冷血点 当然 也不漂亮
好久不见。

钟点房
一米二床
十蚊一晚

想你也想得莫名其妙
想你也想得心疼

怎么办 就连小说里的不切实际也让我妒忌 也让我想念
你说该拿你怎么办好

突然觉得其实出轨没有什么不适
大概还是那个“爱”字吧
道德哪有爱那么生动呢

我希望我能陪你在身边久一点
我希望你能开心
新年快乐

抽我一大个巴掌

愤怒
突然更加理解摇滚
那是冻结愤怒的冷冻剂
愤怒比它更愤怒
我比张灯结彩更愤怒
我比满街的红色更愤怒
我比那全世界的嬉笑声更愤怒
我和愤怒一起失声 顶到喉咙间的嘶哑
我和愤怒一起盲了 砸烂一切红色我们本是无色干嘛要染
想撕烂一切仪式
费力又恶心

每个人都对他们笑笑 看看呲牙嘴里笑得多开心
这个新年 花和草也差点以为他们还是会被珍惜
每个人都穿着大红衣说着新一年你要更好点
差点以为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被淹死在这红海里
每个人对着镜子里打扮得漂亮 起码要将一头爆炸过的卷发梳得稍微有艺术感些 起码要将泛白有死皮的嘴唇盖上有喜庆些的颜色 起码要穿得鲜艳点黑色就不能穿
因为这是过年 因为一年过去 因为下一年要开始 因为上一年你做过那些混蛋事会被抹去 因为你下一年你会是彻头彻尾的蜕变 
要正经点 迎接想象了几十年的乌托邦生活
贴上个匾吧 下一年家里会是家和往事兴

所以新一年不能愤怒 这样不好
所以哑在喉咙的愤怒 彻底哑掉 尖锐地刺烂肠子闷在胃里能培养虫子
所以要摇滚 要把声音拉穿屏幕
100的音量 它在替我喊 
所以摇滚啊
你要喊得更大声些
但它也在吃了我的愤怒
下一秒 我也会领着红包 转身走进厕所 对着镜子涂涂画画
修理那个用力过后惨败的脸
用红色吧 红色喜庆

花街实况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去动物园

硬来的仪式感有多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