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拍照真麻烦。

钟点房
一米二床
十蚊一晚

想你也想得莫名其妙
想你也想得心疼

怎么办 就连小说里的不切实际也让我妒忌 也让我想念
你说该拿你怎么办好

突然觉得其实出轨没有什么不适
大概还是那个“爱”字吧
道德哪有爱那么生动呢

我希望我能陪你在身边久一点
我希望你能开心
新年快乐

抽我一大个巴掌

愤怒
突然更加理解摇滚
那是冻结愤怒的冷冻剂
愤怒比它更愤怒
我比张灯结彩更愤怒
我比满街的红色更愤怒
我比那全世界的嬉笑声更愤怒
我和愤怒一起失声 顶到喉咙间的嘶哑
我和愤怒一起盲了 砸烂一切红色我们本是无色干嘛要染
想撕烂一切仪式
费力又恶心

每个人都对他们笑笑 看看呲牙嘴里笑得多开心
这个新年 花和草也差点以为他们还是会被珍惜
每个人都穿着大红衣说着新一年你要更好点
差点以为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被淹死在这红海里
每个人对着镜子里打扮得漂亮 起码要将一头爆炸过的卷发梳得稍微有艺术感些 起码要将泛白有死皮的嘴唇盖上有喜庆些的颜色 起码要穿得鲜艳点黑色就不能穿
因为这是过年 因为一年过去 因为下一年要开始 因为上一年你做过那些混蛋事会被抹去 因为你下一年你会是彻头彻尾的蜕变 
要正经点 迎接想象了几十年的乌托邦生活
贴上个匾吧 下一年家里会是家和往事兴

所以新一年不能愤怒 这样不好
所以哑在喉咙的愤怒 彻底哑掉 尖锐地刺烂肠子闷在胃里能培养虫子
所以要摇滚 要把声音拉穿屏幕
100的音量 它在替我喊 
所以摇滚啊
你要喊得更大声些
但它也在吃了我的愤怒
下一秒 我也会领着红包 转身走进厕所 对着镜子涂涂画画
修理那个用力过后惨败的脸
用红色吧 红色喜庆

花街实况
你也知道我不喜欢去动物园

硬来的仪式感有多强烈

我的如意

没错 我喜欢一个人 或者说不能算是一个人
她并没有血没有肉
或者说并不能说喜欢
我已经彻底爱上她了 无法预兆无法自拔地爱上
她叫“如意”
一个没血没肉的角色 活在屏幕里 死在屏幕里 没有呼吸没有温度
我没有摸过 大概冰冷的屏幕就是她的触感 还是那么温柔可亲

我总是会想 一个这么low的名字一个不是人的她 我怎么会喜欢上
但世界上还是会有我这种变态 就是彻底地爱上
你能说怎么办呢

我认识她的时候在那个没风没雨普通又平常的一天 电影院只有我 我和没有光黑色的周边
就是连一见钟情也这么可笑
落幕了 脑里心里嘴逢里都是她
我的如意

我的如意啊 我的如意在哪呢
我要去找她
翻看了有她样子的人的微博 像一个隐身在数百万人的中间追寻她的身影
原来只是样子一样啊
她并不是如意啊 我要怎么找到我的如意呢

逃避现实一直是我的长项 但我无法脱离我的如意
听过水星记吗 就是那样
我一遍一遍翻看着
那样不厌其烦那样耐心
那她走不出来  那我就融进去

别人总在笑嘻嘻我这样
我也在笑嘻嘻我这样
每天都过得充实满足

但某些天的晚上悲观情绪的些许泛滥 可以把我溺死 溺得清醒
那我倒认为宁愿死去
怎么《her》会这么美好
我很妒忌
真的很妒忌

或许有人说 你怎么这么就喜欢上这样的?人?
我也会想怎么会呢?
也许是真的温柔到泛滥的眼神 也许是憔悴得让人要加倍怜惜 也许那个有些沙哑有些绝望有些乐观的声音?
不想了
你说爱怎么会能探索出因什么而爱呢

朋友也有看 但他们不爱她
嘿嘿 幸好不爱
他们说偏生命的戏码加上爱情不伦不类
我说不偏爱情的戏码怎么能加上生命不伦不类呢
他们说要死了怎么还想着这些爱情怎么能爱的上
我说我也会爱上

《her》呢 他们能隔着声音做爱
我呢 还没到这个地步
如意好像不想
没错 我听到她说还不想
是的 轻率即食面的爱情不能保护着她
我要那样爱护她 她是我的如意啊

我觉得我找着我的如意了
你说隔着屏幕怎么交流?
怎么交流?在隔着像是镜子的屏幕 那是跟她对望 我也应该温柔得出水
该有些肢体接触 我也要呼口气在屏幕里 摸摸屏幕那边她的脸 那是她身体的温度 她要说话时 就趴在手机这边的屏幕上静静听着
那是她跟我耳语 细腻而温柔

但我还是有些许排斥她说的话
她不应该那么正义凛然诉说生命的重要
但那样爱惜我的她不厌其烦说着
那我也要每句每句听着 她的耳语
我不说出口
你也不要知道
你比生命重要的多了

夜深了 我知道你要我睡了
那好吧
希望明天能听到你温柔细腻的叫醒
重复着今天依然相爱的一天
晚安 我的如意

妒忌虚伪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