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自私又自大,专横且虚妄

从好久之前就想说一篇东西 关于这个店的
从零到快步入19个年头 有几段时间特地的早餐
这个在于很小的时候 不知道是我爸揣着我来的还是我屁颠屁颠地跟着他 大概是那时候直到现在它肠粉也不会下葱吧
反正 就去吃了呗
感觉芳村是个神奇的地方 越靠近村得不能再村的地方越神奇就是我家那边了啦 明明这么村会能在酒吧街那边叫波场后街 明明这么村这家店会再一个叫的很美叫至爱圩场的小巷子里面
是布拉肠店 十几年了我现在才发现我从来没有留意过店的名字啊哈哈哈阿叔还以为我会做推广[捂脸]
现在是一个挺帅气的年轻人掌勺 我记得以前是几个阿姨 据说已经是38年三代人 反正我的味觉觉得没差
我前几天说我会去拍照 阿叔说 洗唔洗打tie
然后就聊了啊
他们说已经快要绝了喔 做完这代就传不下去了
价钱肯定会有上浮 但不大 两三块钱走不了
布拉肠还是一大坨 猪红粥还是有点杂黄色沉着好几大块猪红 以前跟我爸来的时候感觉会吃的完现在反而吃不完
我记得前几年好像搞了场装修 是它外面贴着说的 馋了好几个星期 然后它开店 我一进去 妈的还是破破烂烂邋邋遢遢的 就添了一个长桌 圆桌到现在还摆在那里 完全是在唬小孩嘛
但这不要紧 这样也蛮好
这个地儿布拉肠味道重 可能是我吃得重 要吃一大勺甜酱和一小勺辣酱捞得尽混再下肚 哈哈哈哈我操好吃死了
店呢很任性 只开早上 从我一开始就这样 那时我还起的早 现在呢我要特地调个八九点的闹钟去 郑重点守时点吃个早餐 再回去睡
我能打赌 我这个年纪去的应该是一上午最小的人 虽然我也挺老 除了那些被自己爹妈踹醒拖过去的小孩外
就觉得很滑稽 老店跟上了微信支付的好潮流
可能是巷子深 没有生客会来这种破店吃 老街坊熟悉他们 他们也只会熟悉街坊们
所以我吃个早餐会被问
读紧书啊? 响边度兼职啊? 大学生啊 大学生好啊
走的时候又有好几个街坊过来 继续说今天的猪红很新鲜就剩下一两碗这样怎样 这样怎样已经聊了几十年了 他们好像都不想歇一歇
不会很煽情的说 巷子很深 习惯也很深吧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