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拍照真麻烦。

很喜欢秋天但今年好像没有很舒服的感觉一直在惶恐吧
凉凉的感觉本来很舒服
好像既在惶恐又在渴望 那种什么 那种苟延残喘

刚刚再去看我爸 一出医院电梯那边就看到他站在那里 和他的朋友笑眯眯
病服里拱着的大肚子
叫我和我妈先去病服 然后一直笑眯眯
我想了很久 好像一年都没有几次看到他这么笑眯眯
对我们
不过看他这么精神也好
接着回来了 我问他你还好吗
他说现在还不知道
我问你什么时候出院
他说现在还不知道好不好怎么出院
笑眯眯地说 我看着他笑眯眯说着他并不好

总觉得血缘真的是一种偏执的东西
不 不是说它那种什么灵异的心灵感应
而是说它从上到下一直传递的精神?
不也不能说血缘是 偏执 是我们都偏执
所以它并没有任何相吸的感受吧
比如说是我爸不会因为我妈每天骂他 而不去抽烟而不去玩而不去不喝水
就算现在他确实也在喝水喝我们煮的难喝的汤 这只是一瞬
比如说他不会因为自己血压高肾里面的石头去吃些清淡的东西 当然虽然他现在确实在吃
这是不得不 我从来对他有信心他就是这样的人
例如说是我妈从来不会因为我跟她说不要乱穿马路而不去穿 看到红灯就兴奋
例如说她也从来不会记住我教她什么 那条路有多近有多好走那个软件到底怎么用 那个保温盒烂了
她依然潇洒的是走着她走来走去的路玩着软件时候不懂很多问很多遍拿着滴着满路汤的盒子到处走 也是很潇洒 她就是这样的人
或者也像我 我穿了我妈叫我不要穿的短裤穿了我妈叫我不要穿的人字拖吃了很多我妈说没有益处的垃圾喝了很多她根本不知道的多少酒
或者是我妈要我动作快一些但现在我还是懒散得不得了 可以懒到去死 不想张口和我妈认识的朋友打招呼 不想停下一直走来的步子等我妈和她的朋友打招呼 我也很清楚我就是这样无礼又不认错的人
但本来我以为我懒得出声 看到我妈看到红灯眼红不是斑马线乱闯还是忍不住喝了一声
所以说血缘 不 什么呢 我们吗?你我他?真的蛮好玩 相斥又不太是相吸又不可能
这么过来这么去

想起了her这个电影 斯嘉丽迷人的声音 莫名其妙地想起 大概是这个秋天有点适合 又或者是现在懒散情话又很多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