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自私又自大,专横且虚妄

好像能写很多 看我能记得多少
又通宵了 八点多睡的觉 一点多该死的敲门声
又做了那个梦
她抛弃了我 然后死去 忘了忘了 只能浓缩成这样
再拌点水 咖啡可以出来了
怪不得睡不着
怪不得醒来 眼镜干得很又有些湿
一向以来都觉得咖啡对我作用不大 茶也是
别误会 我昨晚也没有喝什么 如果算上我妈煲的难喝的汤的话
但并不想归结于我很懒白天都在睡觉 我沉迷于臆想中兴奋得自拔不了 我受不了房间有另一个人在呼吸
即使那是我好的不得了应该不会就这么结束的好友
就像打火锅时我感觉我被浓浓窜起的蒸汽压抑到呼吸不了 我可以觉得那是房子太冷没开窗
我现在也认为好友在我旁边睡着我没有转身的余地
可你能不能埋没别人在饭桌笑得有多开心 我那张大的不得了的双人床
矛盾得不想深究 矛盾得可能会微妙得产生死亡的意思
还是会和好友说好多话要大笑要说很多很多粗话像要用嘴巴大口大口呼吸一样所以要讲话 这个空间里忍受不了明明是两个人却沉默个半瞬
因为两个人里要找到自己存在的感觉 她是人我也是人
所以当好友睡着了我才偷偷地精神 所以她半意识起床喝水会看到我也可以马上应和她
中午 她问我为什么可以那么精神
大概我懒吧和强烈存在的欲望
像是我偷偷偷来的这个晚饭的时间在外面坐着打这些字 一动不动 路人经过看着我
我会为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而尴尬也会为她在那么多人里不看前面后面能看到树后面的我而窃喜
真无聊无聊的思维
我总感觉我是常常既害怕又有些窃喜的人
麦当劳的门的推拉 要一秒钟反应才去敢握住手把做出动作 做对了会窃喜既然反应过来了
像是我常常烦着好友或者不理好友 既害怕也窃喜好友后来能够理我或者好友能适当的认为我不在 既害怕又窃喜 这个可能是他们会觉得的任性
幸运女神也不会一直光顾你 大多的是他们也都在烦你
那就闭嘴呗
唉屁股好冷
唉长了好多痘痘
唉真穷
唉快疯了
唉真不是在消极
只是刚刚音乐的歌词有在说
快疯了
我不会说死掉算了
但歌词也有说
死掉算了
它还说
天亮了
梦醒了
到底是
是这样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