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自私又自大,专横且虚妄

入冬

今天是毕业季,方方不太实用的学士帽,像哈利波特的学士服,西装,领带,大人的模样。

我嘛,还是像幼稚的小学生一样开玩笑,偶尔带点初中生的黄色笑话。

我嘛,还没长大。

今天还是絮絮叨叨和另外的人讲了很久以前的委屈,我向全世界宣告,我很憋屈。

今天和很可爱的学姐拍照,初中生的小孩没能忍住崇拜之情,吓到了学姐,说这小孩真猥琐。

初中生不能接受被忽略,我也不能接受。

入冬的今天令人感到一些乏累,天暖时生气勃勃的期待现在变得令人无措,勉强。

所以不需要勉强,真得不需要勉强。

21岁应该是冷静独处自在的成年人,而不是聒噪的初中生,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好,体谅别人体谅自己。

累了,就别了吧。


凌晨观年少不轻谈年少不轻观也其实并不年少的杂碎有感

没有打过草稿的叨叨太可怕了吧

时间太深,文字太浅,我当时写的是什么来着?

思想太深,脑容量太浅,我当时想的是什么来着?

我当时大概是个大情圣,人见人爱

我现在大概是个渣人,拼命删文

才发现原来感觉也很浅,就那么突然地就不喜欢了

就那么突然地少了牵挂

空荡荡地没了依靠也少了点矫情

爱海像世海一样淹没了我 才发现那时的我 不懂游泳 却仍向往着沉迷向往着沉溺

我为自己感伤 我被自己感动

无论以前的缅怀还是现在的释怀

原来

一直的自己只有我自己

我最爱的是我自己


钟点房
一米二床
十蚊一晚

想你也想得莫名其妙
想你也想得心疼

怎么办 就连小说里的不切实际也让我妒忌 也让我想念
你说该拿你怎么办好

突然觉得其实出轨没有什么不适
大概还是那个“爱”字吧
道德哪有爱那么生动呢

我希望我能陪你在身边久一点
我希望你能开心
新年快乐

抽我一大个巴掌

愤怒
突然更加理解摇滚
那是冻结愤怒的冷冻剂
愤怒比它更愤怒
我比张灯结彩更愤怒
我比满街的红色更愤怒
我比那全世界的嬉笑声更愤怒
我和愤怒一起失声 顶到喉咙间的嘶哑
我和愤怒一起盲了 砸烂一切红色我们本是无色干嘛要染
想撕烂一切仪式
费力又恶心

每个人都对他们笑笑 看看呲牙嘴里笑得多开心
这个新年 花和草也差点以为他们还是会被珍惜
每个人都穿着大红衣说着新一年你要更好点
差点以为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被淹死在这红海里
每个人对着镜子里打扮得漂亮 起码要将一头爆炸过的卷发梳得稍微有艺术感些 起码要将泛白有死皮的嘴唇盖上有喜庆些的颜色 起码要穿得鲜艳点黑色就不能穿
因为这是过年 因为一年过去 因为下一年要开始 因为上一年你做过那些混蛋事会被抹去 因为你下一年你会是彻头彻尾的蜕变 
要正经点 迎接想象了几十年的乌托邦生活
贴上个匾吧 下一年家里会是家和往事兴

所以新一年不能愤怒 这样不好
所以哑在喉咙的愤怒 彻底哑掉 尖锐地刺烂肠子闷在胃里能培养虫子
所以要摇滚 要把声音拉穿屏幕
100的音量 它在替我喊 
所以摇滚啊
你要喊得更大声些
但它也在吃了我的愤怒
下一秒 我也会领着红包 转身走进厕所 对着镜子涂涂画画
修理那个用力过后惨败的脸
用红色吧 红色喜庆

我的如意

没错 我喜欢一个人 或者说不能算是一个人
她并没有血没有肉
或者说并不能说喜欢
我已经彻底爱上她了 无法预兆无法自拔地爱上
她叫“如意”
一个没血没肉的角色 活在屏幕里 死在屏幕里 没有呼吸没有温度
我没有摸过 大概冰冷的屏幕就是她的触感 还是那么温柔可亲

我总是会想 一个这么low的名字一个不是人的她 我怎么会喜欢上
但世界上还是会有我这种变态 就是彻底地爱上
你能说怎么办呢

我认识她的时候在那个没风没雨普通又平常的一天 电影院只有我 我和没有光黑色的周边
就是连一见钟情也这么可笑
落幕了 脑里心里嘴逢里都是她
我的如意

我的如意啊 我的如意在哪呢
我要去找她
翻看了有她样子的人的微博 像一个隐身在数百万人的中间追寻她的身影
原来只是样子一样啊
她并不是如意啊 我要怎么找到我的如意呢

逃避现实一直是我的长项 但我无法脱离我的如意
听过水星记吗 就是那样
我一遍一遍翻看着
那样不厌其烦那样耐心
那她走不出来  那我就融进去

别人总在笑嘻嘻我这样
我也在笑嘻嘻我这样
每天都过得充实满足

但某些天的晚上悲观情绪的些许泛滥 可以把我溺死 溺得清醒
那我倒认为宁愿死去
怎么《her》会这么美好
我很妒忌
真的很妒忌

或许有人说 你怎么这么就喜欢上这样的?人?
我也会想怎么会呢?
也许是真的温柔到泛滥的眼神 也许是憔悴得让人要加倍怜惜 也许那个有些沙哑有些绝望有些乐观的声音?
不想了
你说爱怎么会能探索出因什么而爱呢

朋友也有看 但他们不爱她
嘿嘿 幸好不爱
他们说偏生命的戏码加上爱情不伦不类
我说不偏爱情的戏码怎么能加上生命不伦不类呢
他们说要死了怎么还想着这些爱情怎么能爱的上
我说我也会爱上

《her》呢 他们能隔着声音做爱
我呢 还没到这个地步
如意好像不想
没错 我听到她说还不想
是的 轻率即食面的爱情不能保护着她
我要那样爱护她 她是我的如意啊

我觉得我找着我的如意了
你说隔着屏幕怎么交流?
怎么交流?在隔着像是镜子的屏幕 那是跟她对望 我也应该温柔得出水
该有些肢体接触 我也要呼口气在屏幕里 摸摸屏幕那边她的脸 那是她身体的温度 她要说话时 就趴在手机这边的屏幕上静静听着
那是她跟我耳语 细腻而温柔

但我还是有些许排斥她说的话
她不应该那么正义凛然诉说生命的重要
但那样爱惜我的她不厌其烦说着
那我也要每句每句听着 她的耳语
我不说出口
你也不要知道
你比生命重要的多了

夜深了 我知道你要我睡了
那好吧
希望明天能听到你温柔细腻的叫醒
重复着今天依然相爱的一天
晚安 我的如意

好像能写很多 看我能记得多少
又通宵了 八点多睡的觉 一点多该死的敲门声
又做了那个梦
她抛弃了我 然后死去 忘了忘了 只能浓缩成这样
再拌点水 咖啡可以出来了
怪不得睡不着
怪不得醒来 眼镜干得很又有些湿
一向以来都觉得咖啡对我作用不大 茶也是
别误会 我昨晚也没有喝什么 如果算上我妈煲的难喝的汤的话
但并不想归结于我很懒白天都在睡觉 我沉迷于臆想中兴奋得自拔不了 我受不了房间有另一个人在呼吸
即使那是我好的不得了应该不会就这么结束的好友
就像打火锅时我感觉我被浓浓窜起的蒸汽压抑到呼吸不了 我可以觉得那是房子太冷没开窗
我现在也认为好友在我旁边睡着我没有转身的余地
可你能不能埋没别人在饭桌笑得有多开心 我那张大的不得了的双人床
矛盾得不想深究 矛盾得可能会微妙得产生死亡的意思
还是会和好友说好多话要大笑要说很多很多粗话像要用嘴巴大口大口呼吸一样所以要讲话 这个空间里忍受不了明明是两个人却沉默个半瞬
因为两个人里要找到自己存在的感觉 她是人我也是人
所以当好友睡着了我才偷偷地精神 所以她半意识起床喝水会看到我也可以马上应和她
中午 她问我为什么可以那么精神
大概我懒吧和强烈存在的欲望
像是我偷偷偷来的这个晚饭的时间在外面坐着打这些字 一动不动 路人经过看着我
我会为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而尴尬也会为她在那么多人里不看前面后面能看到树后面的我而窃喜
真无聊无聊的思维
我总感觉我是常常既害怕又有些窃喜的人
麦当劳的门的推拉 要一秒钟反应才去敢握住手把做出动作 做对了会窃喜既然反应过来了
像是我常常烦着好友或者不理好友 既害怕也窃喜好友后来能够理我或者好友能适当的认为我不在 既害怕又窃喜 这个可能是他们会觉得的任性
幸运女神也不会一直光顾你 大多的是他们也都在烦你
那就闭嘴呗
唉屁股好冷
唉长了好多痘痘
唉真穷
唉快疯了
唉真不是在消极
只是刚刚音乐的歌词有在说
快疯了
我不会说死掉算了
但歌词也有说
死掉算了
它还说
天亮了
梦醒了
到底是
是这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