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自私又自大,专横且虚妄

入冬

今天是毕业季,方方不太实用的学士帽,像哈利波特的学士服,西装,领带,大人的模样。

我嘛,还是像幼稚的小学生一样开玩笑,偶尔带点初中生的黄色笑话。

我嘛,还没长大。

今天还是絮絮叨叨和另外的人讲了很久以前的委屈,我向全世界宣告,我很憋屈。

今天和很可爱的学姐拍照,初中生的小孩没能忍住崇拜之情,吓到了学姐,说这小孩真猥琐。

初中生不能接受被忽略,我也不能接受。

入冬的今天令人感到一些乏累,天暖时生气勃勃的期待现在变得令人无措,勉强。

所以不需要勉强,真得不需要勉强。

21岁应该是冷静独处自在的成年人,而不是聒噪的初中生,希望自己能变得更好,体谅别人体谅自己。

累了,就别了吧。


想你也想得莫名其妙
想你也想得心疼

抽我一大个巴掌

愤怒
突然更加理解摇滚
那是冻结愤怒的冷冻剂
愤怒比它更愤怒
我比张灯结彩更愤怒
我比满街的红色更愤怒
我比那全世界的嬉笑声更愤怒
我和愤怒一起失声 顶到喉咙间的嘶哑
我和愤怒一起盲了 砸烂一切红色我们本是无色干嘛要染
想撕烂一切仪式
费力又恶心

每个人都对他们笑笑 看看呲牙嘴里笑得多开心
这个新年 花和草也差点以为他们还是会被珍惜
每个人都穿着大红衣说着新一年你要更好点
差点以为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被淹死在这红海里
每个人对着镜子里打扮得漂亮 起码要将一头爆炸过的卷发梳得稍微有艺术感些 起码要将泛白有死皮的嘴唇盖上有喜庆些的颜色 起码要穿得鲜艳点黑色就不能穿
因为这是过年 因为一年过去 因为下一年要开始 因为上一年你做过那些混蛋事会被抹去 因为你下一年你会是彻头彻尾的蜕变 
要正经点 迎接想象了几十年的乌托邦生活
贴上个匾吧 下一年家里会是家和往事兴

所以新一年不能愤怒 这样不好
所以哑在喉咙的愤怒 彻底哑掉 尖锐地刺烂肠子闷在胃里能培养虫子
所以要摇滚 要把声音拉穿屏幕
100的音量 它在替我喊 
所以摇滚啊
你要喊得更大声些
但它也在吃了我的愤怒
下一秒 我也会领着红包 转身走进厕所 对着镜子涂涂画画
修理那个用力过后惨败的脸
用红色吧 红色喜庆

尝试去养一只乌鸦 让它偷吃他的东西

我踉踉跄跄走着的双腿
今天也毫无意义地
度过了一天

我看过一个电影
不 是想起那个电影
额那个 嘴和屁眼相反的女人
那个 幻想自己的腿在某一天会变成鱼尾巴的紫色男人
那个 眼睛是两颗宝石的妓女
我想起了这个电影
又忘了差不多了
我没有想象力
想象这些
莫名其妙的这些
尴尬的这些
比如嘴和屁眼相反
比如为妄想自残成性
比如我跟你上床就是为偷你宝石
你的嘴好臭
你的腿好丑
你并不漂亮
没有这种想象力
这个混乱的世道是好结局
比如有人喜欢吻屁眼
比如人终于撞车死了是开心的
比如终于有人和你上床不是为了你的宝石
that's all
反正是个好结局
最后以屁眼和嘴的法式湿吻结束

其实一大早起来并不会有什么好心情认识
或许就是太过早起了
毕竟很大起床气的我
或许准备洗漱时有人在外面大喊要上厕所
也是容不得催促的我
或许看到微博好友难过的生日感言
那个很喜欢你的我
她说得都很对 只是不应该这个时间说 你的生日不应该这样
但有时候总是自私地认为幸好自己不在
不是无须再去安慰的问题
只是你在不过也跟显得无能为力罢了
也不是安慰很虚 卑微很实

会认识很多人 好友间的生日也越来越稠密
要记得的不过是添了几个
其他的也不过是偶尔遇见 点赞一个或者加句生日快乐
这样 礼貌又不失敷衍
谁看来都是这样

好友三百多了吧 不多不少的一个数字
但对于我这种人说已经处于高压的位置了吧
不能有什么消极的情绪
不能骂人说粗话
不能太过聒噪
一定要有从容淡定
这样逼格会高 当然我做不到
礼貌又敷衍的存在
所以又迫切想再开一个号
但野心太蓬勃
所以不过是世俗的心支配着自以为清高的思想
思想又抵不过心的支配
毕竟野心太蓬勃

喂 我现在不想去研究什么镜头分镜头 4213 em g g7 什么十圈八圈
喂 我现在想去好好睡个觉
喂 但我睡不着了已经

要抽一包纸巾 不知道还有多少氧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