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简玟

拍照真麻烦。

血缘关系的延伸会到道德关系会到利益关系
啊好可怕
其实亲情属于那部分到底有多大呢
可以想到一些安慰的是
小时候奶奶去世
我那时好小
我问姑妈“奶奶去了哪呀”
姑妈说“去了美国”
我问“什么时候回来呀”
姑妈说“她去了好远好远地方可能要好久好久才能回来”
我好像那时候在若有所思
然后跑去玩了
这是一个挺能挽救亲情的回忆
而不是眼泪不是嘶喊不是逼迫
我高兴的是那时候一切都那么纯粹
没有那种当我妈叫我一周打两次电话的那种为难
没有那种看着亲戚间争房的推攘的无力
没有当主动加上小时玩的很好的表姐再被删并被追问“为什么加我 我好怕”的心寒
没有那种其实你妈你爸根本不了解你并逼迫并嘶喊的厌烦
一切都那么纯粹
像风抚过那时候的脸蛋我在享受 像看着外面的雨滴滴答答我在笑
我妈说我是冷血的没良心的
老师曾经说我像
“没脚的雀仔”
其实呀
我确实是很想逃

评论(1)

热度(4)